北京快中彩20选8加4选1

林海音《城南舊事》的讀書筆記

2019-04-03推薦訪問:讀書筆記

  拿到《城南舊事》,一個福字、老式的漆門、邊上石頭浮雕,是舊了點兒,疑惑,我會喜歡這類書嗎?

  捧起書讀,才走進了另一個熟悉而陌生的世界。

  原來,我也喜歡《孟珠的旅程》中的這一段:

  “推開書房的窗戶,一陣清香的空氣送過來,太陽照著墻頭上開得正茂盛的九重葛,紅得發紫的顏色,一串串的。但,香味兒并不是從那兒來的,是那棵含笑花發散出來的。很濃的夏。”

  差一點,我就笑著誤以為我將有這一個自己的帶庭院帶花臺的小家了。

  這可能正與書的開篇一樣,吸引著我:

  “我醒了,還躺在床上,看那道太陽光里飛舞著的許多小小的、小小的塵埃。宋媽過來撣窗臺,撣桌子,隨著雞毛撣子的舞動,那道陽光里的塵埃加多了,飛舞得更熱鬧了。”

  恬靜

  喜歡這份恬靜。

  喜歡恬靜地將抓好的蟲子放入早早準備好的瓶中,喜歡恬靜地聽“瘋子”秀貞講她遠去的愛人和被拋棄的小桂子,喜歡如夢初醒般的恬靜地回憶妞兒和秀貞。一個人,久存于一個聒噪的世間,如我:靜靜地將車子熄火,常留戀在車上熄火到打開車門的一刻,安寧、平靜,哪怕只有幾秒,可以一個人小憩,可能因為晨間來校路途的疲憊;可以閉眼凝神,準備打開車門后不得不面對笑著的人與人之間的“打招呼”、用餐時熱衷的那些漫無邊際的對話、繼而就是沒到教室門口就能聽到的所謂的“瑯瑯”書聲,當然,有書聲,已經是件幸事,更可怕的是要面對一個個坐在地上閑聊的上學娃們。

  所有的的喜歡都變到了被喜歡被接受被迷茫,所以當見到書中“雨聲那樣大,噼噼啪啪地磚地上,地上的雨水越來越多了,院子犄角雖然有一個溝眼,但是也擠不下那么多的雨水。”心回到了寧靜的原點,便走入了書中的世界。

  敏感

  如果說書中只有恬靜,不免讓生活在世俗中的我又有些覺得過于乏味,畢竟是城南舊事,說的是舊事,總能在書中找到些自己的影子吧~那才更吸引自己。敏感。

  《蘭姨娘》中,媽媽對蘭姨娘的敏感、爸爸對媽媽的敏感、我英子對身邊一切的敏感,讓我走進了小婚姻在大社會的新舊交替時期女人的內心——敏感地用自己不傷人的小手段對付身邊的人、敏感地保護好自己的生活圈子、敏感地生活于整個社會大環境中,那時候的女人,也真不比現在女人簡單,誰不想擁有自己丈夫的全部愛?誰又想與一個年輕女子分享自己經營起來的家庭?再看看現在的社會,婚后的變故是多么的普遍,到底是社會變了,還是人變了?而永遠不變的,就是女人的敏感。雖然我不能深刻地體會到英子母親面對丈夫超過普通朋友般對待蘭姨娘時的心情,卻敏感地認為女人和女人、女人和男人之間的話題的確也是人間永不消停的話題,哪怕再單純的,更別提霓虹燈下的了。

  共鳴是不是感同深受?我和英子一樣,是個喜歡聽老人講故事的人,因此和家中成功“拿下”姐夫的二姐,教子有規律的表嫂等等,總是比較合得來。我喜歡在邊上聽他們的故事,不論成功的還是失敗的,也時不時地會拉自己的先生一起聽,那就不是聽女人口中的世界了。聽哥哥們在生意中的成敗得失,總希望借別人的口,讓先生也能增加一些經歷上的財富:恒心、耐心和愛心。在處理自己的夫妻間的關系時,我和先生有一種相同的感受:沒有恒心的人才會將家庭毀在自己手中,經營家庭卻又不是僅有恒心就可以的。也許惟有慢慢積淀下來的敏感才是我大于先生的。

  睿智

  英子的睿智讓我想起自己的童年,當然并沒有要炫耀自己的意思;《婚姻的故事》中,那位早早地逝去的方太太,是睿智的;《孟珠的旅程》中的柳夢(也就是周孟珠),是睿智的。

  看一個人是否睿智,就像各人看廬山,各有各的看法和想頭。

  睿智的,被人所羨慕,往往自己是無法察覺的,或是察覺了也因有所保留。正如兒時的英子,她怎會不知道是自己讓家中少了一個姨娘,讓媽媽多了一份安全感,我也是一位父親的女兒,我明白自己的話語在父親心中的份量,常常會甚過母親,母親也明白,卻被忽略得開心忽略得滿足,因為我也是媽媽的孩子,是他倆共同的。但這又有別于姨娘與英子母親之間的“較量”。

  看一個人是否睿智,就像那位蘇州鹽府中的大小姐,后又早早過逝的方太太,誰又知道這位太太是不是正如她的丈夫所想的“因自己的自私、清高而讓她遠離大家庭,因長期思念父母卻又不提”才早早地抑郁而終呢。天曉得,方先生擁有這樣一位妻子的時候,還卑鄙的擁有著另一個家庭,如果說這是一位粗線條的妻子,一位沒有任何涵養的女子,也許是會對此一無所知?!也許方太太就像父母愛子女一般,愛著自己的丈夫,平靜地看待一切,難道我們用懦弱來形容這位女子?應是睿智,只是這回,睿智并不多給她添壽。

作文投稿
北京快中彩20选8加4选1